党史学习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建思政 >> 党史学习教育 >> 正文 >>

党史学习 | 建党百年伟业中初心不改的留洋共产党人(第五期)——用真理传播信仰的陈望道

时间:2021-06-15     浏览次数:742

风雨百年建党路,留洋归来报党恩。纵观党的百年征程,大量出国留学的共产党人都选择学成归来报效祖国。出国深造是一种提升自我的途径,最终回到祖国的怀抱并为祖国的各行各业做贡献是一种爱国精神的体现。今天为大家带来党史学习专题的第期:“真理的味道特别甜”——陈望道的故事。


“真理是在无声地前进,没有办法阻挡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和胜利。”

——陈望道



陈望道(1891年1月18日-1977年10月29日),男,汉族,中共党员,原名参一,笔名佛突、雪帆,浙江义乌人。中国著名的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教育家、语言学家、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01求学经历

陈望道, 1891年1月18日生于浙江义乌县分水塘村一户农家,六岁入私塾,攻读儒书,并在课余帮助耕种。1906年,陈望道入县立绣湖书院学习博物与算术。受“科学救国”、“实业救国”思潮影响,在1907年回到故乡分水塘,随同乡间先进青年一起兴办村学。次年,他考入华府中学堂,专攻理科。他学习勤奋,成绩优异。后来,他认为“要实现救国的理想,必须借助欧美的科学”。为此,于1913年先后在上海某补习学校及杭州之江大学学习英语,1915年初赴日本留学。来到日本的陈望道,先后在五所学校攻读。先在东亚预备学校学习日文,继而入了早稻田大学法科、东洋大学文科,以及中央大学法科学习,同时,还在日本东京物理夜校学习,最后从中央大学毕业,取得了法学士的学位。


28177

日本留学时期的陈望道


博观而约取,陈望道学识不断精进。在日本读书期间还结识了日本著名进步学者、早期社会主义者河上肇、山川均等人,阅读他们介绍马列主义、宣传俄国十月革命的著述,在他们的影响下,经历了“教育救国”、“科技救国”心路历程的陈望道,思想上更进了一步,明白了:“救国不单纯是兴办实业,还必须进行社会革命。”


02一师风潮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并在中国大地迅猛发展,陈望道毅然回国到了杭州。受时任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校长经亨颐邀请,来到一师担任国文教员。一上任,陈望道为学生上的第一课就是鲁迅的白话文《狂人日记》。他和夏丏尊、刘大白、李次九等老师积极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在教学改革中提倡白话文,使一师师生的思想得到了大解放,被称为一师“四大金刚”。但这样的进步努力却触怒了当时的浙江军政当局乃至远在北京的北洋政府,最终引发轰轰烈烈的“一师风潮”。



在经历了“一师风潮”的洗礼后,陈望道逐渐认识到“文学革命触动了封建的思想文化,但要真正解决中国问题,必须进行社会改革”,“改革社会必须有更高的辨别的准绳,便是马克思主义”。“一师风潮”是五四运动在浙江的继续,标志着新文化运动在浙江的深入。一师风潮不仅仅催生了一批新思想,更为翻译共产党宣言做了铺垫。


(“一师风潮”纪念碑)


03首译《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之作,此书气势磅礴,富有鼓动性。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的中国正在酝酿成立中国共产党,陈独秀、李大钊两位共产党的创始人在北京读过此书的英文版,深为赞叹,二人都认为应当尽快将此书译成中文。翻译此书不仅要谙熟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且要有相当高的中文文学修养。后来,戴季陶回到上海,主编《星期评论》,他便着手物色合适的翻译者。《民国日报》的主笔邵力子是一位奔走于上海滩各界的大忙人。邵力子得知此事,就向戴季陶举荐了陈望道。

1920年2月,陈望道秘密回到老家义乌县分水塘村翻译《共产党宣言》,为了跨越思想和语言两道难关,面对不到两万字的《共产党宣言》,陈望道字斟句酌,反复推敲,竟然耗费了两个多月。他的聚精会神、呕心沥血,集中表现在“真理的味道非常甜”这个小故事上。有一次,陈望道的母亲给他送来了粽子和红糖,转身出门后,担心糖不够,就问他还要不要加一些,他随口答道:“够甜,够甜了。”等到推门再进来一看,陈望道满嘴墨汁,而红糖却一点没动。原来他全神贯注于译作,竟然丝毫没有意识到粽子蘸的是墨汁。

就这样,“费了平常译书的五倍功夫”,换来了思想界的巨大冲击。1920年8月,《共产党宣言》在上海出版,初版1000册供不应求。9月加印的1000册也很快售罄。其后重印、翻印数十次。陈望道译本《共产党宣言》成为国民党统治时期国内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在它面世后不到一年,中国共产党诞生了。


陈望道签名的《共产党宣言》


“心有所信,方能行远”,陈望道一生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信仰,在践行信仰中走完了自己不平凡的一生,将一切奉献给了国家与人民。他不仅是早期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他的学术活动同样刻在中华民族图存图强的百年历史上,编写了被奉为中国现代修辞学的奠基之作《修辞学发凡》并担任上海复旦大学新中国成立后首任校长。回望其生平,陈望道为中国的革命事业、教育事业和语言事业均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